后来和一个叫刘望海的人结婚

2020-03-03 16:37

第二天上午,门外就来了大批日本兵。“第一天我……足足遭受了10名身强力壮的日本兵的蹂躏。一天下来,连坐也坐不稳,下身疼得像刀割一般。”

日军性奴隶制度受害者袁竹林已于2006年去世,时年84岁。她的养女,69岁的程菲昨天从广东来到上海,讲述其母的悲惨故事。

2006年2月,有人致电正在病中的袁竹林,询问她是否愿意接受“日本亚洲妇女基金会”的一笔2万美元的抚恤金。这个基金会是在日本国会拒绝通过谢罪议案和立法拨款向受害人赔偿的前提下,1996年由日本多个企业财团捐资10亿美元成立的。但是日方的要求是:接受抚恤金的慰安妇从此不再提起此话题。

1998年8月,在香港“九一八”研讨会上,袁竹林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含泪把自己隐藏了50年的被迫当慰安妇的经历彻底公开。后来,袁竹林代表中国慰安妇,与菲律宾、韩国受害者一起,参加加拿大史维会主办的会议,指证日军暴行,在加拿大引起强烈反响。

但袁竹林拒绝接受这笔钱。一个月后,袁竹林在武汉去世。她去世前说:“我就是饿死也不会收这个钱!日本人给我带来的这么多苦难,不是用一笔钱就能赎回的。”

昨天,程菲指着母亲的照片流泪说,“母亲吃的苦太多了,她一生全毁在了日本鬼子的手里了,经常做噩梦又回到了那个慰安所!因为日军的毒打,她经常头痛得不能入睡,就一把把地吃安眠药……”

袁竹林1922年5月16日生于武汉,后来和一个叫刘望海的人结婚。1940年春,一个叫张秀英的人到处招旅社清洁工。袁竹林信以为真,和其他几个女孩一起报名参加,就这样被骗到鄂州。到鄂州一上岸,端着刺刀的日军士兵就将她们带到一座庙里。一进门老板就命令她们将衣服脱光,检查身体。随后,她被安排到一间七八个平方米的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痰盂。